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 > 最强符师

《最强符师》

第二章 潭边大战

作者:当年芬芳 分类:玄幻 连载中 更新时间:2022-09-14 16:15

 时光飞逝,转眼间,韩锋来到七号杂役圈已经半个月了。自从他第一天来到这里拿骆琦立威后,就再也没有人胆敢给他脸色看了,一个个都客客气气的,哪怕是桀骜不驯的骆琦都忍气吞声,没敢嚣张,当然主要也是他伤势没有痊愈,敢怒不敢言。

这半个月来,韩锋除了每天白天要到十多里外的外门区域灶事房挑三十担水外,夜晚时间就是修习武技以及吸纳石屋聚灵符阵提供的灵气循环淬体。

又到了石屋聚灵符阵启动的时间,韩锋盘腿坐在石床上,全神贯注吸气吐纳,一个时辰很快过去,他睁开双眼,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。

他还是没能凝练出一丝真气出来!

他暗暗叹了口气,站了起来,忽然想起什么,回头往骆琦床位一扫,却不见了他的踪影,这两天夜晚骆琦都外出了,也不知他又在鼓捣什么阴谋。

“也罢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!”韩锋一直都有留意着骆琦的行为举动,心里明白他是不会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的,也时刻提防着,不过他还有很多手段没有施展,自然也不惧怕骆琦这种跳梁小丑。

一夜无事。

次日一早,天蒙蒙亮的时候,韩锋就起床到石屋旁边的杂物房取出自己的两个百斤装的大水桶,脚步如飞似的离去,却没有往山下走去,反而往后山跑去。

原来他是利用旭日东升的一小段时光,来到后山向阳吸收天地间最蓬勃的灵气,这也是他素来有早起的习惯,在来到此处的第三天,偶尔溜达发现了后山某处向阳位置灵气浓郁,尽管比不上聚灵符阵聚拢的总量,但只供他一人吸收就远胜于在石屋内吸收被众人分掉的灵气了,每日一早相当于三四夜苦修了。

大半个时辰后,韩锋睁开双眼,起身在朝阳的照射下,徐徐练习了一遍凝气八卦掌,随着他双手的划动,一个又一个圆圈转出,此处残存的天地灵气不断被他聚拢于双手,散发出淡淡清辉,如水迷人。

这一招名为推气掌!

“呼……”韩锋猛然双掌推出,清辉挥洒,威能释放,顿时掀起一阵狂风往前吹去,前方的一棵大树都哗哗作响,枝条折断,落叶纷飞。

“可惜只有天地灵气浓郁到一定程度,才能打出这一招。”韩锋有些无奈,若是他凝练出真气,晋升气藏境,就可以不依靠外界天地灵气,自己也能时刻保持这种战力了。

韩锋深吸口气,平复心情,拎着两个木桶,往山下跑去,小半个时辰就来到十多里外的一处水潭,百丈见方,清澈见底,他随意装上两桶水就往两里外的北边外门区域七号灶事房奔去,哪怕奔逃,桶里的水也平静如镜,半点都没有溅射出来。

一刻钟不到,他就进入到外门区域,七转八拐来到一片占地数十亩的建筑群内,他轻车熟路地将水倒入一处大水池中,这水池自有符阵对清水进行消毒过滤,倒也不用他多思量,他转身就往回走,他得抓紧时间完成今天的任务。当然这过程自有监事房的执事弟子登记他的数量。

其实,给外门区域灶事房添水不仅最轻松,而且还有一个小福利,那就是可以享用北边外门区域七号灶事房的午餐,尽管只是跟着七号灶事房的杂役弟子一起共餐,但也比七号杂役圈自有的灶事房多出很多天地灵材,如紫血人参、墨灵芝、三青地黄等等,哪怕只是边角料,可也是大补之物。原先这职务是骆琦的,但他卧床半个月,韩锋自然而然就顶替他的位置,至于他现在基本痊愈了,就只能屈居给七号杂役圈自有的灶事房添水了,那福利可就差远了。

当然,曾在外门区域待过的韩锋,自然也不看上这点小福利了,只是聊胜于无,给他最近没日没夜地修炼的身体补补也是好事。除此之外,外门区域的灵气也充沛许多,长期待在里面对于修炼也是大有裨益的,这也是那些执事弟子的一大好处。

吃完午餐,韩锋发力,只用了一个时辰有余就将剩余的十五桶水完成了,但此时也是夕阳西下,黄昏渐近,天际泛起橙红色的云带,美轮美奂。

韩锋往七号杂役圈走去,脚步随着呼吸在律动,似乎有着某种玄妙,速度竟然奇快,一晃就是丈许距离过去了。

这是韩浩去年传授给他的云风步法,当然仅仅只是入门前三层,但他修习一年,也仅仅初窥门道,练成第一层而已。

“韩师弟,完成任务了?”忽然间,左前方传来一道声音。

韩锋连忙停下脚步,心里微微一惊,没想到自己竟然没有察觉他的到来。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孙猴子。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韩锋也知道了这人叫做孙强,乃是七号杂役圈最强的三人之一,只是其余两人都不善于理事,反倒他还算八面玲珑,所以一些杂活的安排就交由他负责了。

韩锋抱拳行礼,淡笑道:”呵呵,孙师兄,怎么又来这边了,莫非又到谭边钓鱼了?”

孙强也客气抱拳回了一礼,点了点头,面露惆怅地说道:”是啊,不钓鱼还能干嘛呢,我已经陷入瓶颈三四年了,倒不像师弟你这般有希望啊!”说着,又目露精光地瞅着韩锋。

“哈哈,师兄谦虚了,你也才二十不到,机会多的是。”韩锋打了个哈哈说道。

“哎,不说这事了。”孙强叹了口气,目光一转,接着说道:”我今天钓了几条大鱼,烤着吃可香了,还能跟你一起喝个小酒,相请不如偶遇,走吧!”

韩锋见他神情不似作假,也不愿真个得罪这人,能成为七号杂役圈的地头蛇,除了自身实力外,肯定也得上面有人照料,否则哪能坐稳。所以他没有拒绝,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

孙强哈哈一笑,称赞一声韩锋爽快,就带着韩锋往清水谭走去。

清水谭坐落在一处山谷中,跟韩锋白天去挑水的静水潭相距倒也不远,他们二人轻车熟路就越过一座山峰,来到那一汪潭水边上。

谭边已然燃起篝火,火光四射,将潭面映照得艳丽无比。

只是火堆旁却站着两人,一人长得清秀,一人壮实如牛,豁然正是重伤痊愈的骆琦,此刻他正冷笑看着韩锋。

韩锋脸色一下变得阴沉,正想转身询问孙强何意,可一道箭风已然射来,他连忙折腰躲避,堪堪躲开。只是他尚未站稳身体,孙强已然施展拳法化作漫天拳影攻来,拳风逼人。

滚石拳!

韩锋心里一惊,认出了孙强的拳法,而且他已然达到大成之境,有着滚石连绵不绝之意境,若是不从中打断,这攻势会越来越猛,直至把他吞噬。

韩锋深吸一口气,倏地往地面一躺,双手一圈一划,凝气八卦掌运转开来,将漫天倒转而下的拳影一一化解,随后蓄势一推,一股沛然之力汹涌而出,直接震开了攻来的孙强。

韩锋趁机双腿一曲,直立而起,目光如电,侧身一闪,躲过骆琦突然砸过来的双锤。

“孙强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,想杀我不成?别忘了我们宗门可是禁止自相残杀的!”韩锋怒吼道。

“嘿嘿,我们只是在清水潭边切磋武艺,失手把你打死罢了,监事房的人也无法多说什么的,你就放心地去吧!”骆琦冷笑连连,再次挥动双锤过来砸向韩锋。

韩锋连忙施展凝气八卦掌将他的双锤引开,正想一举爆发击毙对方,可这会儿才发现这里的天地灵气浓度在这一刻极其的稀薄,压根无法让他打出推气掌真正的威力。与此同时,那位清秀的少年持剑也冲杀了过来,剑法咄咄逼人,让他投鼠忌器,不敢冒险,只得推开了骆琦,左闪右避那位清秀少年的剑击,他也认出了对方的剑法,名为流水剑法,跟滚石拳一样,具有连绵不绝之意境。更为糟糕的是,孙强在外围稳住身体后,也再次加入战斗,瞬息间令韩锋压力骤增,缠斗了数刻钟,韩锋已然染血,外套都被划出或者抓出十多处孔洞,鲜血外流,幸好他体质强悍,只一小会,流血就自行止住了。而对方三人也不好过,个个都有伤,尤其是骆琦双手低垂,他的双肩被韩锋瞄准机会击中数掌,肩胛骨都废掉了,已然没有再战之力。若不是韩锋忌惮那位清秀少年神出鬼没的利剑,恐怕骆琦就只能永远地躺下了。

孙强看着韩锋三番几次都躲过他们三人的攻势,不由有些着急,若不是上头有人指示要除掉韩锋,而且报酬极其丰厚,他也不愿涉身这趟浑水,尤其是看到韩锋像是打不死的蟑螂一样的时候,就更为焦虑了,若是他不死,恐怕就是自己亡了,毕竟就像韩锋所言的那样,哪怕他的养父韩浩去世了,但韩浩的朋友也不会任由别人宰杀韩锋的,一旦今晚的事情暴露,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“只有杀了这小子,我才有出路,否则横竖都是死!”想到这里,孙强不再藏着掖着了,舍去防守,全力施展滚石拳,漫天拳影立马笼罩向韩锋。

那位清秀少年是北边另一个杂役弟子圈的佼佼者,同样身受重任,见孙强拼尽全力了,他也同样大喝一声,投身攻向韩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