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 > 因果之力

《因果之力》

第三章 死亡的定义

作者:壹三四 分类:玄幻 完结 更新时间:2022-09-14 16:00

 “放心吧!这里虽然不是什么无上宝地,但是却三山环绕,清溪流转,是一处不错的福旺之地。

相信下一世你的父母会有一个好的去处的,不说大富大贵,但是做到家有余粮,福泰安康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你还会看风水。”

“废话,本道爷好歹也是个正儿八经的道士,观个山,望个气,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。

最后,你给我麻溜点,时间已经不早了,如果在晚上之前,我们赶不到下一个村落的话,那么我们就只能露宿荒野了。”

老道士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我知道了?”

说完,王沐生来到墓前跪下,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之后,回房间收拾了一些必要的东西。

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,不过就是家里攒下来的那几文钱,还有两身打满了补丁的换洗衣服而已。

将这些东西,扎成一个小小的包袱,斜挎在肩膀背在身后,跟随着老道士,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山路离开了这王家村的地界。

“道长,你说他们为什么要吓唬我呢!”

“且,他们可没有吓唬你,是你自己的胆子小而已,他们只是放心不下你,所以迟迟不肯离开而已,不过或许他们表达的方式顽皮了点。”

“这样吗?”

想到这,这么多天他们虽然每天晚上都会来骚扰自己,但是却并没有伤害过自己,回头远远的看去。

在那村头百年老槐树之下,王沐生好像看到了,前主的父母,还有弟弟妹妹,以及很多村民都在那,高兴的挥手,欢送王沐生的离开。

“在那发什么呆呢,还不赶紧赶路。”

“来了?”

“其实这个世界鬼并不可怕,他们的存在只是因为有未消的执念而已,只要完成执念,他们自然而然的便会前往地府,轮回投胎去了。

而且一般普通的幽魂,并无法对其他的生命造成干扰,甚至根本无法接近生人,最多也只是利用生人的恐惧,制造一些似是而非的幻觉而已,只要克服自己心里的恐惧,他们自然无法伤害到你。”

看着有点走神的王沐生,老道士意有所指的说道。

“道长你说的这是普通的幽魂,那,那不普通的是什么样子啊?”

王沐生有点好奇的问道。

“嘿嘿,那些不普通的可就厉害了,他们已经不是幽魂,而是真正的厉鬼了,这些玩意每一个都无不是,生前有着滔天的冤仇,死不瞑目的存在,那可就厉害的去了。

从实质意义上来说,这些家伙根本无法被杀死,只能被净化。

因为从某种方面来说,他们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生命,只是一种怨念,情绪的聚合体。

就算是强行将他们打散,他们在吸收到相应的怨念也会再度复活,相当难缠。

这点,还是那些秃驴比较擅长一点。

嗨,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,说了你也不懂,总之呢以后遇到这些东西,你能做的就是赶紧跪地求饶,或许那些玩意心情好了,能够饶你一命。

嘿嘿,不过呢,大多数这些玩意,都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,都只是一种执念而已,我觉得你一旦遇到他们,还是被他们顺手解决掉的概率大点。

话说回来,今天的太阳还真是烈啊!晒得人火大。”

老道士一脸揶揄的说道。

“不会啊!我感觉还挺好的。”

王沐生抬头看了一眼那和讯的日光,摇了摇头说道。

就这样两人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一边前进,虽然老道士嘴上对于王沐生是各种嫌弃。

但是每到王沐生走不动的时候,老道士总是会恰到好处的停下来休息。

甚至中午时分吃的的干粮也是老道士提供的,虽然只是硬面饼,但是却是王沐生来到这个世界之后,这么长的时间里,吃的最好吃的一顿饭。

最后甚至老道士看到王沐生被面饼噎到了,还难得的大方的将手中的酒葫芦,递到了王沐生的面前,让王沐生喝了一口。

“道长,我看这酒葫芦也不大,为什么你喝了这么长时间,我看这酒葫芦怎么还是满的呢!不会是什么宝贝吧!”

看着手中的酒葫芦,王沐生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
“哈哈,还算你小子有点眼光,这酒葫芦可是我师傅的师父传给我师父,然后我师父又传给我的,你别看他不大,但是却能装万斤,并且还能够温酒,这装的时间越长,这酒的味道那就越好。”

老道士一脸得意的说道。

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,藏须弥于芥子。”

“呦,没想到你连须弥芥子都知道,又是你那什么师傅教你的。”

“嗯!”

面对老道士的询问,王沐生毫不犹豫的便承认道,刚好还省得自己找理由了。

“看来你这个师傅也不简单啊!有机会还真想见见。”

“你见不到了,他现在在另外一个世界里。”

确实,王沐生的师傅现在应该还在地球上呢?这老道士想要见自己的师傅,除非是打破空间,否则绝对没有可能。

不过自己就这样突然死掉,也不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伤心。

不过应该不会吧!他可是坚定的因果轮回之说的奉行者,始终认为,世间的所谓死亡,只是世俗愚昧之人的一种狭隘定义。

他认为死亡,死的只是一副臭皮囊,万物众生真灵的一个毫无意义载体而已。

生命意义的真正载体,真灵确是永远不会消亡的,最多对于他们来说,只是换一副皮囊,换一种存在形式而已。

至于生命的本质是不是如此,王沐生不知道,但是以他的存在为例的话,这一切好像却是如此。

“哎,可惜了!”

老道士叹息的说道,显然他误会了什么。

对此王沐生也懒得解释。

“那,道长,你这酒葫芦除了能装酒,还能装别的东西吗?”

“什么都能装,你说的那是乾坤袋,那样的宝物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拥有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