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灵异 > 诛邪驱魔

《诛邪驱魔》

第1章 僵尸美女

作者:妖孽雪爷 分类:灵异 完结 更新时间:2023-02-01 12:12

我叫端木临风,20岁,杭州人。大学没毕业的我和两个搭档(沈飞、吴尘),合伙开办了一家事务所,名为‘临风事务所’。

不过,我们的事务所可不是普通的事务所,而是专门承接灵异事件调查和诛邪驱魔、超度等业务。为了更好的维持事务所的运转,偶尔也会接一些普通的跟踪、调查、追债等一系列业务。

而我的家庭,与这神秘灵异的行业完全沾不到一点儿边。我的父母开了家海外贸易公司,专做外贸。所以,他们常年呆在国外,只有在过年时才会回家团聚。

然而,我对于诛邪驱魔这块儿……其实,在事务所开办之前,我才刚出师。所以,我自认为还是实习中的驱魔人。

我有两位师父,一位是正一派玄明子道长,是我的大师父。二师父是茅山派的贺一鸣,贺真人。

这两位师父自幼相识,情同手足。

而我在十二岁那年暑假时,机缘巧合下遇见了大师父玄明子,并瞒着家人偷偷拜他为师。

至此之后,在学习之余,我都会去道观找大师父玄明子。后来,在道观中偶遇贺一鸣真人,他就和大师父商量也要收我为徒。

我大师父玄明子二话不说,当即就答应了。就这样,贺真人成了我的二师父。

我在学习之余,抽空随着两位师父修行已整整八年。这期间,我的家人们只以为我喜欢道家文化,修道、修心、修行、修德、修身,没什么不好。

只要我不当道士、不出家、不常住道观,其余的他们也都由着我。但他们从来不知道,我是在修炼诛邪驱魔的道术。

偶尔,在学校放长假时,两位师父还会带着我轻装外出云游。

呃……其实就是旅游几天。顺便跟着他们多学习学习。如果遇到游魂野鬼出来作祟或尸变等情况,只要不是难搞定的,都有我来处理,师父在旁指点着。直到我通过考验,真正出师为止。

在两位师父宣布我出师之后,就迫不及待的和沈飞、吴尘商量着开办了这家事务所。

而沈飞和吴尘都是我二师父的徒弟。

我们三人既是师兄弟,也是搭档,更是铁哥们儿。做起事情来,默契度自然是非常高。

而我的理想呢,就是诛灭一切邪恶的非自然能量,驱赶本不该存在于世的各种邪魔妖物;送已死之人的灵魂去该去的地方。

超度化解灵魂们残存的一丝执念,好让它们纯洁安心的投胎,或者该去哪儿去哪儿。

一段《最炫名族风》的手机铃音响起,将我从睡梦中吵醒。我拿起手机一看,是吴尘打来的。

我按下了接听键:“这么晚了,有事吗?”

电话那头的吴尘道:“没事。哦,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?”

我懒洋洋地说:“可以,只是我已经睡了。”

“这么早?才八点多就睡了?”吴尘的语气很是惊讶。

我道:“今天咱们所里不是没事儿嘛?我当然就要早点睡喽。”

吴尘道:“今儿周末,别睡了,起来!咱们出去嗨。”

我问:“去哪儿嗨?”

吴尘道:“我和沈飞在我们常去的那家酒吧等你。快点儿啊。”

我一听又是酒吧,去腻了,现在有些烦感那些地方。

于是想回绝他,“我还困着呢,改天吧。喂喂喂……靠!居然挂了。”

我无奈的起床穿衣,在简单的打理了一番之后,就去了我们三人经常去的那家酒吧。

“已经恭候你很久了,怎么才来?”沈飞坐在散台边,双手环抱,沉着脸。

“拜托!我的速度已经很快了。接完吴尘师兄的电话,就火速赶过来了。他人呢?”我问道。

“他啊,喏,跳舞把妹。”

我顺着沈飞手指的方向看向舞池。吴尘正在跟一个身材火辣染着金黄头发的美眉手舞足蹈的跳着。

我不禁暗自发笑,他哪儿是在跳舞啊,根本就是在泡妞外加乱舞嘛。

“你还不进去跳?”沈飞还是面无表情抱着手臂,坐的十分端正,看起来一副正人君子、鹤立鸡群的模样。

“一起去?”

他端起红酒杯,像模像样地品了一口,这才淡淡道:“众人皆醉我独醒,笑看众生形骸醉!”

我无奈地摇头,转身刚走两步。突然,猛地回身拉着他的胳膊,将他强拽进舞池内,“少来!不装逼会死啊!”

沈飞瞪了我一眼:“临风!好歹我也是你师兄,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?”

“是,师兄。我错了还不行吗?看你一个人坐那儿多孤单啊,咱们也跳吧,昂。”我不再管他,绕到舞池中央,感受着令神经兴奋的嗨曲,随着舞池众人一起‘群魔乱舞’。

“嗨!帅哥,一个人吗?”一个红头发穿比坚尼,打扮的很是妖艳的女孩儿,挤到我跟前,她的肢体紧挨着我舞动着。

“我跟朋友一起,不过跟一个人的区别不大。”我偷偷地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淡淡费洛蒙的香味。

性感的红唇,看似盈盈可握的细腰,修长而笔直的腿……不禁令我遐想非非。

“哦?是吗?有没有兴趣,一起坐下来喝两杯?”她冲我抛了个媚眼。

“好啊,美女,请!”我做了请的手势,把她带到了之前我和沈飞坐的那张散台前。

“美女,贵庚?”

“贵庚?什么意思?”她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我。

“我的意思是……多大?”我换了种方式问。

“哎呦!你好坏呀,怎么一见面就问人家多大?人家穿的那么明显,干嘛还非要问呢?你们这些男人呐,真是的,讨厌!”她双手捂着胸口娇滴滴的模样,使我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不过,一看她那样,就知道她是误会了,“美女,你想多了,我是问你年龄多大?”

她尴尬地一笑:“我十八了。不要问我叫什么,我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我叫娇娇。”

我“哦”了一声:“原来是娇娇美女啊,幸会幸会。”我举起杯与娇娇相碰,“娇娇美女,敬你一杯。能跟这么漂亮的美女喝酒,是我的荣幸。”

娇娇始终是一副娇滴滴的姿态:“帅哥真会说话,贵姓啊?”

我微微一笑:“免贵,复姓:端木,名:临风。玉树临风似潘安,一朵梨花压海棠的正是在下。”

我本与娇娇是面对面而坐,当我说到最后那句话时,将身体刻意向前倾,与娇娇的正脸仅有一指之隔,我们的鼻尖眼看就快要贴上了。

娇娇明显有些不自然,她往后靠了靠,略显紧张,“端……端木帅哥,认识你很……很高兴。只是别这样看着人家嘛,人家是女孩子,会紧张害羞的。”

我心中暗暗冷笑:装!尽管装!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?

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,双手环抱端端正正地坐着:“抱歉!娇娇,我见到你就有些克制不住的激动,或者说冲动。”

娇娇媚笑着:“我见到你这位玉树临风的大帅哥,也有些克制不住的激动和冲动。所以,不介意我去补个妆吧?”

我道:“不介意,你去吧。”

娇娇站起来冲我抛了个媚眼:“等我补完妆回来,咱们再接着喝点?”

我冲她回应了个媚眼:“好啊,娇娇美女,我等你哦。”

娇娇扭着小蛮腰,不紧不慢地走了。

我看着她的背影,冷冷地笑着。

这时,沈飞和吴尘突然出现在我旁边。

“那女的,你认识?”沈飞双手环抱,似是一切了然于心,居高临下的模样。

“那姑娘盘儿亮,条儿棒!胸和屁股都很有料,沟儿也很深,至少得有四指吧?打起乃炮来,一定很有感觉。哎呀师弟,真是有眼光!”吴尘笑的很是淫档。

“我说吴尘师兄啊,好歹你也是修行之人,说话能别那么下流吗?”我叹了口气:“虽然好色是我们男人的通病,但我仅限于风流,却从不下流。尽管她很漂亮,但我身为诛邪驱魔人,又怎么可能看得上这僵尸美女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