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 > 都市第一仙婿

《都市第一仙婿》

第三章 秦家寿宴

作者:茶与酒之歌 分类:都市 完结 更新时间:2022-09-13 17:24

秦云海凄惨的叫声回荡着,渐行渐远。

叶远转身上楼,秦冰凝正一脸担忧地在门口等待。

看到叶远,她快步过来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叶远抱住秦冰凝,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:“有我在,以后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!”

“嗯。”

秦冰凝靠在叶远的胸膛上,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。

“冰凝,来。”

叶远让秦冰凝坐在床上,自己盘坐在她的身后,双手贴在她的背上,将灵力缓缓渡入秦冰凝的体内。

“好舒服!暖洋洋的!”

秦冰凝轻声惊呼,仿佛置身于云朵之中,全身舒坦至极,不知不觉便睡着了。

早上醒来,秦冰凝去洗漱,在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的脸。

“啊——叶远叶远,快来看,我变年轻了!”

秦冰凝激动地大喊大叫。

她的年龄不大,今年刚刚二十六岁。

但由于日夜操劳,原本天生丽质,被誉为“秦家金花”的她,看起来像三十多岁一般,已经有了皱纹和白发。

然而此时,秦冰凝发现不仅皱纹和白发全部消失不见,自己的肌肤也变得无比白皙嫩滑,流转着羊脂玉般的诱人光泽,整个人好像年轻了十岁!

“你永远是最美的!”

叶远轻笑道,用灵力滋养秦冰凝的身体只是第一步,以后他还会教导秦冰凝修炼功法,益寿延年,二人一起踏上修炼之途。

或许秦冰凝没有灵脉,但那又如何?

作为一位仙尊,他有许多种让没有灵脉的人也可以修炼的办法。

“叶远,有一件事,我想和你商量一下。”

吃早饭时,秦冰凝吞吞吐吐道:“三天后是爷爷的八十大寿,我想……”

“八十大寿,咱们应该去拜访。”

叶远笑道,他明白,虽然秦冰凝被秦家排斥在外,但二十多年的感情,绝不是说断就断的。秦家老爷子八十大寿,所有家族晚辈都会去参加,秦冰凝若是不去,恐怕会遭人诟病,惹来非议。

“那好。”

秦冰凝松了一口气,又担忧道:“不知道要带什么礼物……”

秦家家大业大,生活豪奢,过去老爷子的生日宴,晚辈们送的礼物,动辄几十上百万,甚至上千万。

现在的她不比以前,手头拮据,根本拿不出钱买一份像样的礼物。

“放心,我来办。”叶远笑道。

秦冰凝依旧去上班,叶远则去辞掉了工作,继续修炼。

修炼一途,境界从高到低,依次是纳气、凝液、金丹、灵婴、元神、合道、大乘、人仙、真仙、金仙、仙尊。

每一个大境界,又分为前中后期。

叶远如今从纳气前期重新修炼,本应得心应手,突飞猛进。

奈何如今的地球,灵气复苏不过百年,极其稀薄,仅凭吸纳天地间的灵气,修炼速度极其缓慢。

即便以叶远的天赋和经验,三天时间,也只堪堪修炼到纳气中期。

今日,是秦家老爷子秦常松的八十大寿。

叶远和秦冰凝,开着那辆三年前买来的二手电动轿车,来到秦家大宅。

秦家大宅的门前,早已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。

作为汉宁市的三大家族之一,秦家老爷子八十大寿,对于整个汉宁市都是大事。除秦家后辈外,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会前来拜寿。

他们一进门,就看到了秦云海。

此时的秦云海,狼狈不堪,胳膊和耳朵被纱布紧紧包裹着,脸上也挂满了尚未痊愈的伤痕,那是和地面亲密接触时留下的。

“叶远!你还敢来这里?”

秦云海目眦欲裂,恨不得把叶远碎尸万段,却又不敢动手。

“垃圾,滚!”

叶远瞥他一眼,懒得废话。

秦常松有三个儿子,老大秦云天,老二秦云山,老三秦云海。

秦云山是秦冰凝的亲生父亲,在叶远和秦冰凝上前打招呼后,却是面无表情,没有丝毫表示。只有秦冰凝的母亲柳如芝板着脸对秦冰凝点了点头,却没看叶远一眼。

目前负责管理秦家上下事物的老大秦云天冷哼一声,面色阴沉道:“叶远,听说你打了孙正轩?你可知自己惹下了多么大的麻烦?”

“麻烦?我不在乎。”

叶远冷笑:“打扰冰凝的人,打他一顿,已经是心慈手软了。”

“无知!”

秦云天怒斥:“以孙家的实力,就连我都不敢轻易招惹孙正轩。我看你就是不知死活,今日孙家人必定前来祝寿,怕是要兴师问罪!”

“来就好了。”叶远无所谓地耸耸肩。

“爷爷来了!”有后辈喊道。

秦家老爷子从后院出来,步入厅堂,众人连忙相迎。

秦常松虎背熊腰,虽然已经八十岁,看起来却只有五六十岁。

他也是仙选之人,只不过资质太差,入不了宗门法眼,只能自我摸索修炼,如今也不过是纳气中期。

饶是如此,也非常人能够相提并论。

秦常松也凭此挣下偌大一份家业,成为汉宁市三大家族之一。

“爷爷,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!”

儿孙们争先恐后地献上礼物,最积极的当属秦云天的独子秦哲,他捧上一个精美的礼盒,打开后,里面是一株婴儿手臂粗细的人参。

“爷爷,这是一株百年人参,是从某个宗门里流出的,生长在灵气浓郁之处,蕴含非常多的灵气,绝非普通人参可以比拟!”

秦哲讨好道:“我花了整整一千八百万,费尽周折才买下这株人参,特意献给爷爷,祝爷爷能够早日突破纳气后期,带领我们秦家更上一层楼。”

“好,好。”

秦常松感受到了人参上浓郁的灵气,眉开眼笑。

众人也纷纷附和,连声吹捧,祝福秦常松,夸奖秦哲有孝心。

唯有一声不屑的轻笑响起,在这场景下显得如此扎耳朵。

“叶远,你什么意思?看不起这株人参,还是看不起爷爷?”

秦哲指着叶远,厉声问责。

众人纷纷目光不善地看向叶远,秦常松的脸色也颇为阴沉。

在他看来,叶远就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,秦冰凝嫁给他,简直是瞎了眼,丢尽了秦家的人。

如果不是担心被其他家族乱嚼舌根,他根本不会同意叶远和秦冰凝参加寿宴。

既然来了,老老实实待在角落里就得了,竟然还敢在这个时候发出不合时宜的笑,着实扫兴。

他的目光冷漠,体内灵力涌出,向叶远扑去,想要凭“仙选之人”的灵力威压给叶远一个教训。

叶远却只是似笑非笑地瞥了秦常松一眼,好像没有任何不适,径直走上前来,指了指礼盒中的人参:“我笑,是因为它根本不是人参。”

“不是人参?”

秦哲像是听到了笑话,放肆大笑:“你这个穷酸鬼,肯定从来没有见过人参吧!那你倒说说看,这不是人参,是什么?”

叶远笑了笑:“这是个萝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