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都市 > 无双医婿

《无双医婿》

第2章 生死玦

作者:青十一 分类:都市 连载中 更新时间:2022-11-24 11:50

 伺候母亲吃完一个橘子,林凡在病房门口打电话。

手机上显示的是“苏云浅”,那是他老婆的名字。

半天的时间筹集80万,林凡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苏家。

尽管,向苏家开口,他要受到的羞辱、远比今天加起来的还要多。

“嘟嘟……”

“喂,哪位?”

林凡愣住。

电话那边,传出的是个男人的声音。

声音懒散,显然还没睡醒。

林凡定了定神,努力让自己的口吻平静:“我找苏云浅。”

“谁?”那个声音微微一愣,然后“嗤”地笑一声,“抱歉手机拿错了。她还在睡,你是谁?有什么事?”

林凡挂断电话。

手却在不停地颤抖。

作为一个上门女婿,他在踏进苏家大门时,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。

虽然苏家人从来没有拿他当人看过,可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——苏云浅会出轨。

“离婚!我要离婚!”林凡在心里拼命呐喊着。

“呼——吸——呼——吸——”

拼命地揉搓脸,揉搓,揉搓……

林凡发现,自己这次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。

“妈,我接了订单,先去上班了。”林凡朝病房里大喊一声。

顾不上母亲答复,他便狼狈跑走。

一路浑浑噩噩,跑出住院部,跑出医院。

人行道上,林凡直愣愣地站着。

我要干什么?

是了,我要卖血。

林凡心里默默想着。

想要找人借钱,总要带点礼物。

可是哪里还有钱买礼物?

除了抢劫,他也只能再去卖血。

林凡搓了搓脸,向卖血点走去。

刚一举步,他脚步有些踉跄,扶着路边的栏杆休息了好一会儿。

连续两天卖血,又没时间休息,林凡终于有点吃不消。

将上午准备好、却没舍得吃的白砂糖塞进嘴里。

等那种眩晕感渐渐淡了,他才松开栏杆。

他还有事要做,可不能就这么昏倒。

好不容易在路边找到公共自行车,林凡稍稍松一口气。

现在他的两条腿就跟灌了铅一般,每挪动一步,都要付出全身的力气。

“啊……车来了,快躲开!”

“这车失控了……”

一阵混乱嘈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林凡有些迟钝地扭过头。

只见一辆宝马X3正朝他这个方向冲了过来。

他能清楚地看清那车的车牌号,也能看清车上驾驶位上坐着的人

——陈明医生。

林凡想躲开。

可是他几乎已经迈不动腿了。

他努力挪动公共自行车,让自行车尽量缓冲宝马的冲击力。

“咣当”

宝马碾过自行车,撞到林凡身上。

林凡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汽车顶飞出去,短暂的滞空后,狠狠摔下。

他趴伏在地上,身下一滩血,那血看起来粘稠、鲜艳。

“这么多血,可惜了。”林凡心里叹息。

周围的嘈杂声越来越多:

“有人被撞了……”

“宝马撞死人了……”

大家第一时间围了上来,对着地上指指点点。

却没人注意到,林凡胸前挂着的那块石头,在血水的浸泡下,变得晶莹、透亮。

……

冥冥之中,林凡感觉到一个威严浩荡的声音在意识中响起。

“此乃生死玦,自今日,汝为此玦传承人。悬壶济世、行侠仗义。一念生机,一念死气,一眼决生死。”

紧接着,海量的信息灌入林凡的大脑。

武道功法、医卜星象、天文地理、修行法诀,博大精深、浩如烟海。

胸前的石头也愈发灼热……

林凡只觉得自己胸口被针扎过一般。

“啊!”

他猛地坐起来,赫然发现,自己还待在马路上。

周围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。

他明明感觉自己距离被撞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,久到他已经没办法计算日子。

可是看眼前的情况,分明是刚刚被撞飞。

“看看看,他醒了,没事了。他坐起来了……”

“你不懂了吧,这叫回光返照。别说坐起来,有些人还能站起来走两步呢。结果呢,还不是喷一口血直接就死透了……”

人群在热烈地讨论着。

林凡懒得理会他们,他扎着想要站起来。

“哎,站起来了,你说的还真对!他马上要喷血死了……”

人群开始惶恐,急忙后退。

似乎林凡真会喷血似的。

林凡捂住胸口,觉得自己今天没被车撞死,也会被这些讨厌的吃瓜群众气死。

方才戴着的石头奇热无比。林凡意识到,这石头直接把他胸口处的皮肤都烫伤了。

“一念生机、一念死气吗?”

林凡想着,将一缕生机渡到胸口处。

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传来。

那是他的皮肤组织在重新生长。

只是在这一缕生机的牵引下,生长速度比平常人增快了何止千万倍。

很快,麻痒感消失。

不用解开衣服查看,林凡也知道自己胸口的灼伤已经完全好了。

而且他能明显感觉到,自己的体质也在生机的牵引下,瞬间改善了不少。

原本的疲惫、眩晕也一扫而空。

此时的他,感觉自己能一拳打死一头牛。

手上、胳膊、腿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,林凡却没有用继续用生机治疗。

而是抬头看着眼前这辆白色宝马车。

车上,陈明正在若无其事地打着电话。

看陈明那一脸的冷漠不屑,仿佛他觉得自己刚才撞上的只是一条狗。

……

等陈明注意到自己撞的是那个上门女婿,他的心情更加轻松了。

像林凡这样的人,别说现在没死,就算是死了,最多也就是赔偿个三四十万的样子。那点钱,只出保险都够了。

到时候他那快死的老娘,用这笔钱做了肾移植手术……

说不定这废物还要感谢我呢。

陈明想到这里,爽快地从车上下来。

他悠哉悠哉地过来,一脸嫌弃地问道:“你怎么回事?”

林凡压下心头的不满,皱眉说道:“没事。”

林凡没有讹人的打算。

他暂时没有将自己治好,无非是在等对方一句道歉。

“谁管你有事没事?!”陈明用一副教训的语气说道,“走路也不看着点!你看看把我车划成什么样了?!”

周围凑热闹的群众都有些看不下去,纷纷指责陈明。

“你这人怎么说话呢!人家在路边好好站着,你开车开到路边,把人撞飞了!”

“要不是我们躲得快,搞不好也被你撞上了!”

“就是!我们都看着呢!撞了人反倒赖到人家头上。这人真不是个东西!”

陈明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他出身名门,无论是上学还是到医院工作,谁见了他都是点头哈腰,毕恭毕敬的。

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委屈?

他叉着腰破口大骂:“滚滚滚!你们谁啊跟着瞎掺和!他把我车霍霍成这样,我他吗说他两句怎么了?!”

眼看有人掏出手机录像,陈明一个箭步上前,将那人手机夺过来,扔到地上。

陈明一把将林凡拽过来,朝着围观群众说道:“姓林的你自己说,是我撞你吗?!”

林凡咬咬牙,低声说道:“不是。是我骑车不小心,撞到你的车。”

陈明一脸得意:“怎么样?当事人都这么说,你们还在这充什么英雄好汉!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!”

围观的人们见林凡如此,都纷纷摇头离开。

林凡深吸一口气,对陈明说道:“没别的事我先走了,下班前一定会把手术费给你送过去。”

陈明见林凡急着要走,脸上的表情变得玩味起来:“事故还没处理完,你这就想走了?”

他说着扫了一眼现场,只见车子的前沿已经撞得不成样子,旁边的公共自行车更是被撞得七零八落、惨不忍睹。

“我这刚提的新车啊。”陈明一脸心疼地对林凡说道:“手术费的事等会儿再说。我有件事要先跟你商量……”

说着往林凡身前凑了凑。

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。

林凡眉头皱起,这陈明——喝酒了。

陈明小声说道:“我中午凑了个局,喝了点酒。这件事咱们私了,下午你送过去手术费,少收你1万……”

“你是个穷逼,这点我知道。所以我的车就不用你修了,不过这自行车你要等人来处理。”

说完,陈明转身就要走。

林凡一把将他拉住:“陈医生,你先等等……”

他想告诉陈明,自己没钱赔车。

陈明却问都不问,只是阴沉着脸,恶狠狠地威胁道:“你要敢不同意,这辈子都别想救你娘!”

林凡一愣,扯住陈明的手缓缓松开,低声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陈明一脸狞笑,冷冷说道:“什么意思?呵呵。别说我吓唬你,就算是有肾源,得罪了我,手术台上我随便做点什么手脚,你娘这条老命……”

林凡脸色一变。

他一把抓住陈明上衣领口,大喝:“你敢!”

蓬勃地死气从他手中喷出。

疯狂涌入陈明的胸口。

陈明原本红彤彤的脸色,以肉眼看见的速度灰败下去。

“噗通”一声。

陈明倒地不起。

与此同时,林凡感觉眼前一黑,栽倒在地。